Mr.逸先生

拉拿一生推!(。>∀<。)
拉左拿右不逆,对此不适者请退散

负能量爆棚,稍微不爽就开diss,但是整体来讲还算真诚,如果你不喜欢我,就请取关或者拉黑吧

一直想问问武大,你那个只傲不娇隐吃货属性的老弟到底缺不缺对象?

【朱拿】一个段子

【听着《你就是我的全部》写出的一篇文。近期一直在写拉拿,似乎有一段时间没再写朱拿,干脆写篇短文来练练手。】
【一开始不想发撸否来着,后来突然想到“最近咋没人写朱拿呢”于是就凑不要脸地发上来了。】
【逸君宇宙级文渣。看看就好,不要用板砖来拍臣下的脸。现代AU设定,不喜勿喷。】
【君臣30题里的某一题,开头不点破,看到最后你们自然就知道是哪一题了。……讲真就臣下觉得君臣30题的局限性太强了吗?】
【最后再说一遍,臣下是文渣,不要打脸,实在受不了的话微笑着泼臣下一脸开水就好x】


晴天,阳光洒满了书房内每一个角落的午后。
 

“真是糟糕透了,那些编辑……”拿破里奥尼轻声地抱怨着那些有眼无珠的编辑,他不知道自己该露出什么表情,于是只是托着腮微笑着听自己那一贯任性又嚣张的上司数落着那些令他触了霉头的人。
 

他选择了坐在拿破里奥尼身侧的座位原本是为了方便观察对方的动作,然而如今看来这完全只是有助于拿破里奥尼更好地向他倒苦水。
 

他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微笑,将咖啡杯向拿破里奥尼的方向推了推,顺便撕下一块面包塞进嘴里,前者是为了拿破里奥尼在一番抱怨后不至于口渴到嗓子哑,后者是为了让自己有足够的体力去支撑着他听完拿破里奥尼的话。
 

让·安多什·朱诺感觉自己的胃部有轻微的不适——早晨匆匆喝下的一点葡萄酒还有那一勺实在称不上是汤的汤在他的胃部打着转叫嚣。
 

导致他没吃好早餐的始作俑者方才停止了抱怨,开始烦躁不安地在空白的纸面上划出一道又一道的直线,待到原本干净的纸面被画得满是道道后又烦躁地将其攒成一团丢去一旁,接过他善意推去的一杯咖啡后,又不耐烦地用汤匙搅动咖啡,汤匙撞击在杯壁上的当当响声在桌面上摔得粉碎。
 

早上从波拿巴那里得来的一勺“汤”此刻像个不安定分子一样在他的胃部翻滚,他抽了抽唇角,不知道自己是该为拿破里奥尼难得为他做一次早餐而微笑还是该为拿破里奥尼那糟糕透顶的厨艺而苦笑。
 

他的眼前晃动着波拿巴在早晨将土豆橘子卷心菜若干一股脑丢进锅里后加入盐和醋一起炖汤的画面,当时他颤抖着问了句“……你确定这个东西可以吃吗?”,换来的是对方认真的点头以及一勺送到自己唇边的“汤”。
 

——为什么他有一种自己被拿来试毒了的错觉?
 

抱着一点“或许吃不死人”的庆幸他闭上眼怀着上战场的决心把那玩意咽了下去,结果下一秒他的脸差点就绿成一颗让·拉纳……啊呸,是卷心菜,像一位无畏的勇士,他最终居然咽了下去。
 

朱诺严重怀疑拿破里奥尼有向英国人请教过做饭技巧,他坚定地认为,除了英国人还有拿破里奥尼之外,似乎再也没人能把正常的食材弄得如此之难吃。


阳光撞碎在书桌的边缘,溅落一地细碎的微光在地面上四散奔逃。让·安多什·朱诺眨了眨眼睛,不知为何这些再普通不过的日常琐碎却让他感觉眼眶发湿。——感性似乎也是可以传染的,即使那个真正感性的人永远在以冷峻的外壳掩盖自己真实的内心。
 

“你在写什么?”他笑着凑过脸去偷看拿破里奥尼写下的一些简单字句:“《克里森与欧仁妮》……你的新作品吗?”
 

“安多什。”拿破里奥尼微微扳起了脸佯装生气,他用发带将披散在自己肩上的长发束起。刚扎好的马尾歪在他肩膀的一边,使其暴露出大片雪白的脖颈。
 

像是体内的血液突然被尽数抽出,他莫名地加快了呼吸——一个类似的画面在眼前闪现:“那个人”微笑着将自己凌乱的长发在脑后扎成一个马尾,那双清澈的灰蓝色眼睛几乎能使他看清楚自己的倒影。
 

“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公民,要不要来做我的副官?”
 

曾经的曾经,他的微笑是他在战场上获得的第一道光芒,然而在后来以及后来的后来,那一道光芒去了哪里?
 

拿破里奥尼是个像光芒一样耀眼的人,他无法接受自己有一天对他而言已经成为了可有可无甚至更趋向于希望其消失的存在,所以当那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他选择了纵身一跃。
 

“……安多什?”拿破里奥尼微微蹙眉:“你怎么了?”
 

轻声道了句“没事”,环住了眼前的人的肩膀,他把自己的脸埋在波拿巴的颈窝之中,呼吸着对方身上的气息。
 

如果不出什么别的意外情况,今天下午他会像以前一样陪他去书店看书,最后抱着厚厚一大摞的书籍随他一起回家。
 

“我知道你早就不记得那一些了……也许你已经不是我熟悉的那个人了……可是我啊……我可是一直都没有忘记过啊……很久以前的事情……”他喃喃自语。
 

“安多什?”拿破里奥尼挑眉表示疑惑。
 

广场上的白鸽似乎被什么所惊扰,当它们飞行在空中时,飞鸟的洁白的羽翼被阳光在地面上投下了一小片阴影。
 

即使是洁白的羽翼,在万众瞩目的光前也会有令人难堪的阴影,更何况他记忆中的那个人似乎从来都不是什么良善之人。
 

“我没事。”他说道。
 

阳光依旧灿烂,像二百年多前的那天,刺眼的光芒几乎要化作剑刃的锋芒将他刺穿,他觉得自己就像是玩了一场注定会输的赌局,不过也许这样的赌局甚至称不上是一个“局”。
 

他从高空中坠落。血液飞溅在地面上,激起一片尘埃。
 

一片刺眼的红宣告了记忆的终焉。他抱紧了怀中的人的双肩,有些颤抖。
 

拿破里奥尼,波拿巴,执政公民,皇帝陛下,最后再到拿破里奥尼。
 

似乎是一个循环的圈,然而在这个不规则的圆画成之前的那些喜怒悲欢,似乎已经随亲历者被日常琐碎冲淡的记忆一起被遗忘在了角落。

【Fin】

【君臣30题最后一题:百年后被遗忘的记忆。此处献上。】

评论(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