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逸先生

【百年难得一见的空虚灵魂,唠唠叨叨,低级趣味】

爱称是“逸君”

此生最大的雷点是历史人物/游戏人物,相关产物一律拉黑,没商量
不吃团酷,不吃菊湾,不吃金剑

文手,文渣属性,日常胡说八道,请酌情取关或者拉黑
在90%的情况下认可爱他就*他这个理念,同时有75%的主角控体质
all本命倾向严重,不接受者请绕路
萌过的本命cp里同性宁拆不逆异性誓死不拆,谈人生者请绕路
圈子越热越杂食,越冷越洁癖
奇懒无比,只给没粮的cp产粮

拿战圈内死忠all拿√
拉粉“拿黑”
拉拿一生墙头加一生本命推√
臣下永远喜欢让·小狼崽·拉纳w
【是坚定的拉左拿右立场,如不接受,请取关】

消灭都市控,剧情分析派,坚定的拓也厨兼拓也吹
天、雷、明、雪、不、要、安、利
拓雪极端cp粉,拓雪真爱誓死不拆,脸控拉郎请绕道

周杰伦死忠粉,村上春树情怀粉,某德胜的拥护者
水浒控,鲁大师的迷妹,低级武吹加武二痴汉
all武很好
说武松喜欢潘金莲的,滚
爱好之一是用资料糊人熊脸
聊天随意,但不扩列

社园真好,嗑爆

谁说孔老夫子是个迂腐的书生来着?
孔夫子是个标准的山东大汉【悄声声说一句:按照春秋时期的籍贯算,臣下应该是齐国人】,据说老夫子他爹是鲁国著名大力士(身高两米多能双手顶城门),孔老夫子的身高也是身高一米九甚至两米以上(有可能比武松都高都壮),而且老人家擅长驾战车以及射箭,治国方面更是不用说,比我们这些废柴死宅强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孔子是羸弱的书生?谬之。其实人家孔老爷子一巴掌下去搞不好能把你扇聋。
 
 
#其实脑补一下挺有趣的~你走在街上,这时候一个身高一米九以上的壮汉叫住你,说要给你讲个道理~你听不听?反正臣下肯定听#

讲个故事,是一勺相当毒的鸡汤,也是纯粹的气话。
波拿巴和某部玛丽苏小说及其读者的故事告诉臣下:
作为一个男人,如果你未来要名扬天下甚至名垂青史,就尽量不要和你的第一任女友分手。
因为一旦分手之后,就可能会有一些人把这些旧事挖出来写成玛丽苏小说,把你的前女友写成一朵白莲花,顺带黑黑你美丽迷人但悲催的真爱正妻并不是你的真爱。
武松和某些脑洞大得飞天但就是不知道什么是仇恨并不相信男女之间除了爱情以外不能再有别的感情的现代人的脑洞告诉臣下:
作为一个男人,如果你和一个漂亮女人扯上关系,哪怕那个漂亮女人是你嫂嫂并且和你有不共戴天之仇,也总会有那么几个人跳出来,说你其实喜欢那个女人。
#呵呵#

想问问列表。(虽然可能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回答)
你们小时候最喜欢的童话故事是什么?
 
 
家里有安徒生的童话故事,爱了很多年。长大一点后时常怀疑作品有删节或者改写(因为是拼音注解版的),后来去新华书店里翻了一圈后才感觉当年的童书是真的良心,虽然加了注音(排版也有点low)看上去很low但并没有像现在某些(略显戏多的)改写者一样随意改动安徒生的字句。
最喜欢的故事是《柳树下的梦》。
六岁时看故事,为克努德的死哭了,那个时候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为什么那么温柔的约翰妮会忘了他”以至于夜里还在做有关故事的梦。
#突然感慨#
时至今日仍然不想解读这个故事的现实意义,对我来讲这个故事就是一个梦吧,这个故事就像那两块紧紧相依的姜饼那样贴着我的童话记忆,以致多年后伸出手还能轻易地触到那一份隐痛。
曾经写作文引用这个故事,写到最后趴在书桌上哭,那个时候我的眼泪真多,后来貌似就不怎么再为别人的故事哭了。
 
 
 
……嗯……反正臣下的童年不是郑渊洁,虽然臣下很喜欢舒克与贝塔的动画片,但是看了原著之后反而觉得非常没有意思,就一直对原作及作者路人态度下去了。

看人生第一部纯子供番神兵小将时,一心只关心神兵兽,以至于在班里同学撕问天的cp到底是北冥雪还是东方铁心时只能装傻。
后来长大了一点,看圣斗士星矢,那会儿正是黄金圣斗士唯粉黑青铜五人组最凶的几年,作为最喜欢一辉的全员粉不得不装哑巴。
再后来,看灌篮高手,全小饭桌的人都喜欢流川枫,就臣下喜欢三井寿。
再再后来,黑塔利亚有一段时间黑露中成风(不信可以去看看反吧……仿佛不黑露中就违背那什么玩意儿正确一样,几乎人人黑),臣下就那段时间对露中由普通喜欢cp粉转为死忠粉。
现在,仍然记得自己小时候看水浒传对武二郎一见钟情的童年记忆,然后发现自己身边的人都喜欢林教头,就臣下一个武松痴汉……???
……
……
……有谁能告诉臣下,臣下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神奇体质?(=ω=;)
 
 
#经常完美站在人民大众另一面的体质?x#

从一个单纯cp极端粉的角度说话。
如果消灭动画推的cp不是拓雪,臣下就拒绝看番。
……倒不是把自己想多重要,只是作为cp粉不会因为“世界线变更”这种理由就被说服,害怕自己被雷到外焦里嫩所以选择逃避的自我保护措施。

#一点无聊的科普#
看水浒时一直很好奇雪花镔铁戒刀到底是个什么武器,曾经以为是大砍刀一样不带刃儿的长刀,如今看来是臣下望文生义外加主观臆断了。_(:3」∠❀)_
据说这玩意儿除了用来裁割衣服以外还可以用来刮胡子削指甲削头发……脑补了下用这玩意儿削指甲的画面半秒,感觉绝对要出事儿……(=ω=;)
度娘说戒刀短则二尺长则六尺,想必武松拿来上阵杀敌的一定是最长的那一种(大约40~50厘米)。书里说这两把刀是镔铁造的,“烂银也似”,想必是灌了不少钢才无比结实且刀刃闪闪发亮,不然也不能让武松这个宛如拆迁户一样的非人类从拿到手一直用到六合寺出家……
配上那串儿一百零八颗人顶骨戒珠(臣下第一次看的时候想到了西藏僧人的法器)合并来看,孙二娘当年剁了吃的那个头陀有可能是西域人。
 
 
#捉点没意义的虫:貌似经常有人把一百零八颗人顶骨戒珠理解为“用骷髅头串的项链”,这么想的人大概过于高估了人的脖子的粗的程度……要真的把完整的头盖骨串起来做一串戒珠,武松别说戴着它上路了,估计背都背不动。←_←去青藏高原玩一圈就知道了,其实就是那一种把人骨削了打磨成珠后串成的佛珠。(但是无论怎么样这种法器都让人感到很恶心就对了)#
#还有就是一是书里对武松的描述是“前面发掩映齐眉,后面发参差及颈”,并不是大家脑补中的古代大侠标配黑长直,而应该是黑短直hhh因为武松把头发散下来是为了挡住脸上刺的两行金印,所以头发两鬓应该很厚密(真的可以挡得很严实,臣下作为一个两鬓很厚以至于夏天容易长痘的人深有体会……);二是书里说过武松的僧衣是“皂布直裰”,所以应该是青灰色、衣袖很宽的那一种衣服。另外,之前书里有写过武松是打绑腿的(去揍蒋门神时有特写一笔,后来鸳鸯楼出来了逃跑时也曾经把绑腿解下来用来抓扎起衣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所有版本的水浒传可视同人(漫画或者电视剧)里都有意无意地忽视了这个设定,hhh#
 
 

【宋江武松在孔太公庄上再次相见时】
当日筵宴散了,宋江问武松道:“二哥今欲要往何处去安身立命?”【主动关心小弟的大哥语气】武松道:“昨日已对哥哥说了。菜园子张青,写书与我,着兄弟投二龙山宝珠寺花和尚鲁智深那里人夥。他也随后便上山来。”宋江道:“也好。我不瞒你说,我家近日有书来,说道:清风寨知寨小李广花荣,他知道我杀了阎婆惜,每每寄书来与我,千万教我去寨里住几时。此间又离清风寨不远。我这两日,正待要起身去。因见天气阴晴不定,未曾起程。早晚要去那里走一遭。不若和你同往如何?”【发出邀约】武松道:“哥哥,怕不是好情分【同意和宋江交朋友但是不愿和他一块儿走】,带携兄弟投那里去住几时。只是武松做下的罪犯至重,遇赦不宥。【第一层,说自己犯的罪太重,难以被赦免】因此发心只是投二龙山落草避难,亦且我又做了头陀,难以和哥哥同往【第二层,说自己做了出家人(?),不方便和宋江同住(……为啥?)】【你俩睡都睡过了(字面意义),你还纠结啥?】。路上被人设疑。便是跟着哥哥去,倘或有些决撒了,须连累了哥哥。【第三层,说自己会连累宋江】便是哥哥与兄弟同死同生,也须累及了花荣山寨不好。【第四层,说就算宋江不嫌弃自己,自己也会连累身为公务员的花荣】只是由兄弟投二龙山去了罢。天可怜见,异日不死【安慰宋江日后还能再见】,受了招安,那时却来寻访哥哥未迟!”宋江道:“兄弟既有此心归顺朝廷,皇天必佑。若如此行,不敢苦谏。你只相陪我住几日了去。”自此两个在孔太公庄上,一住过了十日之上。
 
 
 
 
【两人拜别(武松要去二龙山当土匪,宋江要去清风寨避难)时】
武行者道:“我送哥哥一程了,却回来。”【真是有样学样(当初宋江在他回家看哥哥之前也是如此送他),武二郎很上道嘛】宋江道:“不须如此。自古道:‘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武松当时也是这么回他的】兄弟,你只顾自己前程万里【果然宋江一心只想报效赵官家啊←_←】,早早的到了彼处。入夥之后,少戒酒性。【大概是宋江平生唯一一次劝人戒酒,看来应该是真心为了武松好】如得朝廷招安,你便可撺掇鲁智深、杨志投降了。日后但是去边上一枪一刀,博得个封妻荫子,久后青史上留得一个好铭,也不枉了为人一世。我自百无一能,虽有忠心,不能得进步。兄弟,你如此英雄,决定得做大官。【真心地在用自己能想到的最好的字眼祝福武松,虽然就后文来看武松并不咋领情,hhh】可以记心,听愚兄之言,图个日后相见。”武行者听了【并没有回答宋江,在宋江如此情真意切循循善诱的前提下,居然连声“谢谢”都没说。相比于前文那个说起话来有条有理且颇有礼节的武二郎,此时的武松的态度是不是挺冷淡的?】,酒店上饮了数盅,还了酒钱。二人出得店来,行到市镇稍头,三岔路口。武行者下了四拜。宋江洒泪,不忍分别。又分付武松道:“兄弟休忘愚兄之言。少戒酒性,保重,保重!”武行者自投西去了。【武松还是没回话】
 

 
 
记得以前有人怀疑过武松反招安派的立场并以武松提及招安一事作证,但是请仔细看看原著:宋江如此苦口婆心循循善诱(以至于我们读者恐怕都要被他封妻荫子的这一套聒得耳朵疼了),武松(这个其实挺会说话而且也一直很尊敬宋江的人——即使后来两人因为招安问题上意见不和而逐渐疏远了)(宋武的关系大概就是:我知道你想招安,我很尊敬你也愿意为了尽忠上战场,但我不同意你的建议而且我一定要尽力搅黄你的招安计划;我是真心地觉得当大官对你有好处才劝你的,可是你要是不想当官,想出家归隐,做哥哥的我绝不拦着你)却始终没有什么表态话语甚至连最基本的“谢谢大哥关心”都没有说一句,【个人理解】应该是内心不满但是当着宋江的面不好意思反驳就只好默默听他说完。
【另外作为鲁大师的小迷妹,臣下是真心地感觉,老施最后让武二跟了大师走而不是宋渣,是对他的最大的仁慈了。】
……谁让这个画面感这么像老父亲安排单身儿子相亲前的场面呢?hhh(=^▽^=)
 
 
 
【以下为逸君的脑补】【微妙的既视感】
宋江(苦口婆心老父亲状):小武啊押司我得说说你,你说你都二十五了(不排除他经历了快活林一系列事之后已经二十六了的可能性……)老大不小的,挺标致一小伙子怎么还不赶紧找个女朋友让你已逝的大哥赶紧抱上孩子啊,你大哥死了以后我就是你亲大哥,我已经安排了好几个妹子了你去看看不……
武松:哦。←_←(冷漠. jpg)
 
 

臣下对自己大多数男性本命的态度大概可以概括为:
臣下知道他气场攻性格攻身份攻攻得不要不要的,但是这和臣下萌他受有关系吗?【理直气壮脸】当然没有!【理直气壮脸×2】

始终抱有一种成见,就是觉得那些靠种种地摊心理学分析一个腐女攻控或受控理由的人真是太可怜了,想来要么是对自己站的cp太没信心要么就是对自己的cp取向抱有奇异优越感想找更多人抱团,尤其是那些最后还像模像样地分析出了结论“杂食/洁癖/攻控/受控”比其他的什么控都要更有优越性的人,到底是得有多么想为同人圈战争埋地雷。: D
 
 
 
【另外就是感觉差不多一年前的自己,脾气是真的好。: D
如果现在还有ky在臣下求粮时刷逆cp的cp名,臣下就不会自删博,而是会好好当一回喷子了。: D
如果同混冷圈=可以毫不尊重他人爱好,那臣下就只好当一回自己素来最讨厌的圈管,告诉你什么叫做礼貌了哦。:)】

#拉拿##太久不写笔力变差加ooc,客气客气不打tag#
 
 
他第一次看见波拿巴(这个一向没脸没皮不怎么要脸)的人的脸红反应是在某一次酒后,那天晚上他喝得有点多了,酒精阀度刚刚好越过正常标准的那一条线,头脑晕晕乎乎地感觉眼前的科西嘉人成功由一个变成一个半。
司令官挑着眉毛,由醉酒一事引出他的其他不是,奚落地挑出他的其他毛病,诸如暴躁、幼稚、不稳重云云。他听见了,酒精让他的脑子比平时转得更慢也大大削减了他的攻击性,恍惚之间宛若角色颠倒:一方喋喋不休另一方听话的身份倒了过来。于是他咧着嘴傻子似的笑了,亲昵地仗着自己的身高揽了对方的颈侧(同时搂住了对方因没有扎马尾而散下来的头发),贴到对方耳畔侧回应:
“那——我——记住了。”他舐一舐自己的嘴角,意识到自己现在在对方的视角看来可能更接近某种吐着舌头、露出牙齿的流浪大型犬:“司令先生,拿破仑,拿破里奥尼……波拿巴。”他确定自己的发音足够清晰,这一段时间足够他学会念出司令那个绕口的姓名。因为凑得过近他清晰地看到小司令发红的耳尖,他吐了口气,感觉那个人像同极磁铁一样略微偏离了自己的轨道——虽然并没有完全挪开到位于自己所能控制的范围的方圆之外。
“你喝醉了,让。”波拿巴看着他。斜视的视角在这个时候显得有些微妙,司令并不比他矮多少公分的身高在主观视角里拉大了差异,他眨了眼睛,蠢蠢欲动地,恶作剧的冲动和野生动物似的好奇感与占有欲让他心头发痒。
他歪着头,因为看到了某些令人感兴趣的景象而意外地感到热血的上涌,然后他咬了对方,咬的部分是耳垂,还有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