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逸先生

拉拿一生推!(。>∀<。)
拉左拿右不逆,对此不适者请退散

负能量爆棚,稍微不爽就开diss,但是整体来讲还算真诚,如果你不喜欢我,就请取关或者拉黑吧

一直想问问武大,你那个只傲不娇隐吃货属性的老弟到底缺不缺对象?

三个离了柴进东庄,行了五七里路。武松作别道:“尊兄,远了,请回。柴大官人必然专望。”宋江道:“何妨再送几步。”路上说些闲话,不觉又过了三二里。武松挽住宋江说道:“尊兄不必远送。常言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宋江指着道:“容我再行几步。兀那官道上有个小酒店,我们吃三钟了作别。”三个来到酒店里。宋江上首坐了,武松倚了哨棒,下席坐了。宋清横头坐定。便叫酒保打酒来。且买些盘馔果品菜蔬之类,都搬来摆在桌子上。三个人饮了几杯,看看红日平西。武松便道:“天色将晚,哥哥不弃武二时,就此受武二四拜,拜为义兄。”宋江大喜。武松纳头拜了四拜。宋江叫宋清身边取出一锭十两银子,送与武松。武松那里肯受,说道:“哥哥客中自用盘费。”宋江道:“贤弟不必多虑。你若推却,我便不认你做兄弟。”武松只得拜受了,收放缠袋里。宋江取些碎银子,还了酒钱。武松拿了哨棒。三个出酒店前来作别。武松堕泪,拜辞了自去。宋江和宋清立在酒店门前,望武松不见了,方才转身回来。
 
 
先引用一下臣下老妈的吐槽:“宋江这种能当领导的人就是不简单啊,走了三五里路还能一直说闲话,还是面对着武松这种一向不怎么爱说话的人,要是换成我,我早尴尬得不行说不下去了。”(的确是她的原话,臣下也颇有同感)想一想那画面感可能的确是宋江一个劲儿地扯东扯西,武松就一路听着偶尔回个“嗯”,宋大哥你为了收小弟也真的是拼了啊……
说个金圣叹没有注意到(也有可能是金圣叹作为史诗级宋江黑故意无视了)的点:武松对宋江的称呼,一开始是“尊兄”,最后结拜时已经改为“哥哥”,说话语气也由生疏逐渐变亲密。施耐庵点亮了细节点写作技能无误。
武松全书里总共就哭过三回,恭喜宋大哥此处怒拿一血。【x】以及考虑到武松的食量,宋江估计光请他吃顿饭也花了不少钱,emmm……要这么一说,孙二娘家黑店那两个小喽啰扛不起他来,应该不是他悄咪咪地增加了自己的密度(……),而是确实有那么沉吧。【全梁山估计也就只有鲁大师能觉得武二体重轻了x这孩儿的体重四舍五入怕不是得有一吨啊x】【所以说饿的时候不要看水浒传x会馋到咬舌头的x】
宋江给钱时武二拒绝的理由还是挺有意思的:知道宋江是在逃犯人急需用钱所以才不收,说明这孩儿还是挺要脸而且挺细心的(铁牛就比较大大咧咧没文化,宋江一给钱,他就很哈皮地收下了……),应该是施耐庵笔下武松角色形象的第一次小幅度改善。这方面臣下认可王海龙的观点,那就是“武松的角色形象是随小说展开而逐渐由低向高发展的,由暴躁而声色俱厉的偶尔出场的角色逐渐变成我们印象里的英雄形象”。
简单说下自己对武松性格的理解:武松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型性格,别人敬他三分他就敬别人七分,对他有三分坏他就对别人坏七分,别人想害自己就拔刀反杀,对自己在意的人可以相当温和克制,但是对自己不喜欢的人就连半点光和热都不屑给,一件事情做就做了不狡辩也不后悔,遇事进退有度总是用自己的标准丈量是非曲直(虽然有时候他的标准是错误的),总的来说是那种活得很自我的人。也可以说是……emmm……虽然很聪明也很冷静,但还是很幼稚的家伙吧,hiahiahia,只是我觉得他特别招人喜欢就对了。
 
 
 
话说啊,如果水浒传是现代网络小说,这一节评论区里会不会有人吐槽“一个身高四舍五入得有一米九的大老爷们怎么说哭就哭,眼泪也太不值钱了吧”“恶意搞什么反差萌”“太不科学了吧这才几段男主后宫数量就又+1”,hiahiahia
 

评论(6)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