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逸先生

拉拿一生推!(。>∀<。)
拉左拿右不逆,对此不适者请退散

负能量爆棚,稍微不爽就开diss,但是整体来讲还算真诚,如果你不喜欢我,就请取关或者拉黑吧

一直想问问武大,你那个只傲不娇隐吃货属性的老弟到底缺不缺对象?

【拿战/拉拿】挑战30题

#胡说八道##卡文好痛苦啊##去他妈的景物描写#
【最近特别特别想要撸段子,根本停不下来x(才不是因为自己写某篇文时思路卡住了呢哼o(´^`)o)臣下感觉自己自high得好愉快啊x】
【cp向如题,拉拿双箭头,有与他们两个无关的隐藏cp,欢迎来找x元帅和皇帝还是依旧没吃药并且萌萌哒。(〃'▽'〃)】
【虽然已经是日常套路啦但是臣下还是必须要说!日常表白拉纳桑和皇帝陛下。(*´▽`*)】
 
 
1.带有攻击性的吻

他从来都学不会甜腻缠绵的接吻方式,相较于此,战场生活让他更容易接受凶狠的撕咬,更习惯在勾住对方的脖子时咬破他的双唇,舔舐掉对方唇边被啃咬出的丝丝血迹。
于是,某一次,在难得打算浪漫一次的早安吻演变成互咬和互殴的时刻,他们两个自觉地放弃了早安吻这种没有用的东西。
 
 
2.日常崩坏
 
拉纳去找波拿巴的时候,波拿巴刚从浴室里出来。
他身上唯一套着的白色衬衫被水洇得湿漉漉的,头发也被水打湿湿漉漉地贴在额上,整个人像只落进了水里的野猫。波拿巴一看见他就特热情地凑了过来,对他投怀送抱,将自己的头埋在他的怀里蹭着。
当时,拉纳元帅毫不犹豫地一发手刀砍在了他的脖子上,把某人劈晕塞回浴室后再给他套了件外套,然后赶紧去找拉雷请求治疗。
——妈的这绝对不是老子认识的波拿巴。
拉纳严肃表示。
 
 
3.记忆缺失
 
波拿巴一觉醒来,在看到凌乱的床褥之后微妙地察觉到了自己的腰部传来的不适乃至酸胀感。
鬼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开始琢磨自己该怎么处置那个原本说好只是来送他回卧室,实际行动却又不知好歹的加斯科涅混球。
 
 
4.窗台
 
在窗台那里眺望所能看到的最遥远的地方,在视平线日益缩小,化为一个黑色的小点。
那里,那里,甚至更加遥远的地方,是他尚未征服过的地方,是他犹未探寻到的领域。
这样想着顿时感觉心跳怦然而动,血液沸腾成为翻滚的岩浆在他的血管内部乃至眼底流动。他感觉到自己仍然旺盛的生命力在持续地燃烧。
命运在他的面前指明了两条道路:或造就大业,以伟大的征服者的姿态名耀青史,像恒星那样永恒地闪耀;或功败垂成,燃烧尽自己的一切成为划过天空的那一颗流星,生如夏花般绚烂却又在绽放后迅速枯萎。
而当时,他并不知道自己迈向的究竟是哪一条道路。
 

5.铁栏杆
 
他从不打算掩饰自己对拿破仑·波拿巴的占有欲,却也从未动过要用铁栏杆将他拘束起来成为自己的私有物的念头。
“没有什么东西能抓住他。他只属于他自己。”
 
 
6.再也不会出现的笑容
 
1809年5月31日凌晨,那个会带着笑容唤他“Bonaparte”的加斯科涅人再也没有醒来。
 
 
7.干裂的嘴唇
 
眨一眨眼,入目的事物依旧是一望无垠的漫漫黄沙。
金色的沙灼目到刺眼,除金黄色的沙在昭告着自己的存在感以外,天地之间空余的一片苍茫在眼前炸响,眼前的世界反倒成为了一片空洞的白。
他舔了舔自己已经干裂的唇,开始后悔自己怎么就没在上那艘该死的船之前把波拿巴狠狠打一顿。
 
 
8.饮酒过度

(拉纳喝醉的场合)
在某个酩酊大醉的乡下人拖着自己,终于唱完了跑调到除歌词以外完全让人辨认不能的《一切都会好》,却又开始唱《短袖上衣》的时刻,从一开始就挂着满头青筋和黑线的波拿巴终于彻底忍无可忍,一拳砸在了某人的脑袋上。
“刚才砸他脑袋的时候居然没有砸出几颗卷心菜来,看来我还是下手不够狠。”
在将被砸昏的某人抱走时,波拿巴不由得满怀恶意地如是想道。
 
 
(波拿巴喝醉的场合)
据说,判断一个男人是否是一个好男友的最好方式之一,就是看他在你喝醉了吐他一身的时刻,是先给自己换衣服还是先为你检查身体。
当然了不管这个评判标准是否科学,可以肯定的是它对拉纳绝对无效。
毕竟此“检♂查♂身♂体”非彼“检查身体”。
 
 
9.荒唐的事情
 
他们两个能在一起本身就是一件极度荒唐的事。
 
 
10.意乱情迷【这个……臣下写的时候感觉……特别羞耻】
 
当拉纳胡乱地吻过他的唇,在他的肌肤表面隔着一层衬衫摩挲希望找到他脆弱的脖颈的时刻,他感觉身体的热度温暖到令人眩晕。他靠在床头上,任凭对方伸手到他的背后用手指在脊椎那里戳弄再一路滑到底部。
最后拉纳推压他的大腿将他从中间折断,他闭着眼,强压下要叫出声的冲动,只是吐出了难耐的喘息声。
在荒唐不已的这一事件中,他逐渐放松下来,任由自己的思绪和身体一同放纵了一把。
 
 
11.温柔的给予疼痛
 
“吃药。”
拉纳扳着波拿巴的下巴,强行给他灌胃药。
 
 
12.暗香
 
那个人喜欢看书。他说每一本新书拆封时散发的淡淡的墨香都很好闻,而翻久了的书也会散发一种独特的香气,在翻页时香气就缠绕在指尖,让人迷醉。
作为一个没什么文化的乡下人他并不很懂那个人的意思,每一次波拿巴翻书的时候他都是靠在那个人的肩上盯着对方的脸,有时候盯得久了就靠在对方的肩上睡了过去。
“书里有没有特别的气味我不知道,你身上有肥皂味,这个我知道。”他嘀咕着,顺带自动无视了那人有关“你刚才说的话里有非常明显的语法错误”的指责。
 
 
13.时光旅行
 
梦里他通过时光旅行看见了他的小伍长。
那个人穿过亚平宁的平原向他走来,带着他的笑容和他的温柔。那一时刻流转的光芒在回溯的时间中静止,那个人微笑着向他伸出手来。
他看着对方的眼睛——眸色干净而深沉。
从梦中醒来的那一刻,他微妙地感觉怅然若失。
 
 
14.琐碎的事
 
“你的旧伤好了没有?”
“早没事了!我好得很!”
“闭嘴。拉雷,给我看好这个混球,在他伤好之前不准他再四处走动给我添麻烦。”
“那你还问个屁啊!靠!”
话虽如此,拉雷还是意识到,在一个星期内,拉纳元帅的心情都非常愉快。
 
 
15.霓虹灯的阴影处
 
“据说有个英国佬拐跑了我国的某个元帅?”躲在街头阴影处的加斯科涅人突然问道。
“对,没错。不过在我找韦尔斯利那个混蛋之前,我希望你搞清楚,我们他妈的现在正在约会。”
 
 
16、自我厌恶
 
“我这辈子就没有过一天快乐的日子。”他说道。
 
 
17.请和我交往
 
手中紧攥着粉红色的情书,面对着自己心上的人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口。在说出那句“请和我交往”时,两人的面颊处都飘上了一抹红晕。他们心照不宣地一笑。
那一刻,粉红色的樱花满天飘起,宣布爱情的来到……
……对不起,拿错剧本了,这不是拉纳和拿破仑的表白方式。
别人的表白是樱花树下粉色情书喁喁情话,他们俩的表白是吵架互殴打得正酣时莫名其妙地由打架转成接吻,最后再变成“喂要不要我们俩就此试着谈谈?”的。
顺便多提一句,当时的小伍长不光有一句卖妈批要讲,甚至还真的就讲出了声。
 
 
18.手心冰冷
 
他试图用自己的手去温暖对方已经冰凉的手心,最终却只是徒劳。
 
 
19.身体买卖
 
在两天前刚打完胜仗的某人前来讨要好处,在说话时勾住了他的腰并抱他去床上的时候,小伍长还并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当拉纳拽过他的领巾将他的双手反绑到背后的时刻,他挣扎了起来。
“三场胜仗,波拿巴。这次先欠着。”
“我的起步价是五场。”他腆了腆脸露出认真的表情,摆出一副上司的姿态。
“好吧好吧我什么都听你的。”拉纳心不在焉地应着,偏着头在对方的脖颈上咬了一口。
 
 
20.再见光阴
 
在死神来临,宣告他已经正式拜别了这个金戈铁马峥嵘的时代的时刻,他突然觉得有些不舍。
由他为中心,席卷过整个欧洲的一场巨型风暴,如今如同这位一代枭雄的就此陨落一般消散成云烟。
 
 
21.时速250公里
 
见到波拿巴的时刻,拉纳在大脑以时速250公里的速度运转了一番“又是这个混蛋婊/子我好不爽啊我想揍他”这般的想法后,还是宛如一个250一般地向黑恶势力低头了。
 
 
22.爱丽丝(爱丽丝漫游仙境背景下的GL设定,不喜请跳过)
 
“报告女王。建国以来第450号爱丽丝已经到访。其形象是:棕发单马尾,褐色眼睛,以及……加上呆毛之后身高刚好比你要高一厘米。”黑长直巨乳属性的御姐律师将自己刚从富歇那里搞到的通缉令拍到了女王的桌子上,身体略微前倾,露出认真的神情:“我希望你能认真对待此事。”
“区区又一个爱丽丝而已。尼古拉,你没有可能搞不定,为何要来找我。”女王的嘴角擒着笑意:“想我了所以要来找个借口来见我?那我乐意接受。只是明天我就要去圣赫勒拿岛晒日光浴了,可能没大有时间再来陪你。”
“别自作多情了。还有,我才不叫尼古拉。”黑发丽人推了推自己的鼻梁上并不存在的眼镜:“那个450号爱丽丝,她在离开时抱走了我们国家的疯帽子小姐。”
“哦那就让她去吧,那种脾气古怪人品恶劣胸部平坦程度还宛如一个飞机场的婊……啊不,是妹子,谁愿要去就要去呗。我无所谓。”
“可是她还在路过我家的时候,用石头砸光了我家门口种着的卷心菜,破坏了我家祖传的卷心菜地。”
“……”
第二天,第450号爱丽丝的头像成功地出现在了通缉令上。
 
 
23.请你留下来
 
“无论如何请你留下来。为了……”他想以平常那样冷淡果决的口吻说出这一句话,却因话语中不自觉的颤抖泄露出了自己的真实意念。
“为了什么?你的大业?你的帝国?或者……为了你?”加斯科涅人似是嘲讽地笑笑。他只感觉仿佛有芒刺扎在了自己的咽喉之处,想说点别的话来鼓舞士气却只是徒劳——如今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在他把自己的脸埋在对方的胸前的时刻,他感到对方伸出了手摁在自己的唇边,正竭力勾起他的唇角以让他露出一个微笑的表情。
“别哭啊,波拿巴,你哭起来一点也不好看。”拉纳此时好像有点慌乱,尽管话语之中所含的倦意比慌张更多:“什么都会好的……卡法雷利在叙利亚战役中只靠一条腿也干得很漂亮……”
“行了,你别说了。”他沉声道:“好好休息。”
其实他很清楚,该逝去的就是会逝去,他也无能为力。只是他就是无法说服自己轻松放下。
 
 
24.滚烫的咖啡
 
“我听医生说了,在你的胃达到正常人的标准之前,你顶多只能喝半杯。”拉纳用手比划了一下量的多少,把咖啡杯塞给刚刚还胃疼到死去活来如今又作死说要喝热咖啡的自家君主。
“……我他妈现在真想打死你。”因为胃痛而情绪暴躁,一国之君难得地孩子气起来,嘟囔了一句脏话。
“放心吧你他妈未来也打不过我。”拉纳瞥了他一眼:“下次再胃疼我就不管了。老子是你的元帅不是你的专属全能仆人。”
  
 
25.48小时旅程【出自某段野史x】
 
波拿巴对天发誓自己是个时间安排以秒计算并且安排缜密如机器的人。
于是,看到现在某个加斯科涅佬因为“难得和皇帝单独出差没有人当电灯泡再也没有人打扰自己和皇帝做什么了”而乐得发癫,一副随时会把自己拖上床的样子,波拿巴转了转自己的手腕,开始考虑自己该如何把这人揍到爬不起来以让他灭了自己的贼心。
 
 
26、幻影城【消灭都市AU】
 
眼前的城市飞速地坍塌了高耸的垣墙,剥蚀了一层层钢铁的外衣。砖石瓦砾脱离地面在空中漂浮,成为浮动的阶梯,水凝聚成苍茫的白雾,笼罩在已经“消失”的城市之中。
“那里不会再有人了。”科西嘉人掸了掸指尖的烟灰,冷淡道:“寄宿在那城市里的将会是遇难者未曾实现的愿望。”
“生前达成不了所以成为念灵以后就以自己理想的形态出现?……这是一种什么心态?”
“悔恨,懊丧,失望……诸如此类吧。”科西嘉人弯起唇角勾出一个嘲讽意味十足的笑容:“怎么?害怕被恶灵缠身?或者害怕被传染同样的情绪所以不敢召集念灵,打开平行的时空吗?”
“应该害怕的人是你。”加斯科涅人不屑道:“先说好,如果到时候你死了,我可是连你的照片都不会去看一眼的。”
 
 
27.铺满鲜花的街道
 
在他一直执意前往的道路之上,花朵之下生长着荆棘,光鲜与世人艳羡的辉煌之下埋葬着无数无名人的血肉躯体。
 
 
28.白日梦
 
“如果要征服火星我们所需要的兵力有多少……让,把我的纸和笔拿来,快!”
“妈的你的胃病是影响到你的智商了吗!有病吃药!”拉纳元帅彻底炸毛,并怒摔了手中无辜的某个橘子。
 
 
29.地平线
 
在夜里他无数次梦到过一个相同的反复的画面。
他梦见,拿破仑·波拿巴背对着他向远方的地平线处走去。那个人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沉默在空气里生根发芽开出了尴尬的花,他大喊着那个人的名字在身后追逐想要追上他,然而无论如何两个人之间还是存在着一段距离,让他无法触及那个人的身影。
而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自己已经嘶喊到了声嘶力竭的地步,梦里的那个人却都始终没有回头。
 
 
30.陌生人
 
感谢你没有从我的生命之中擦肩而过。
感谢每当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一直都在。
 
 
【Fin】
 

评论(2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