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逸先生

拉拿一生推!(。>∀<。)
拉左拿右不逆,对此不适者请退散

负能量爆棚,稍微不爽就开diss,但是整体来讲还算真诚,如果你不喜欢我,就请取关或者拉黑吧

一直想问问武大,你那个只傲不娇隐吃货属性的老弟到底缺不缺对象?

【拉拿】喂,这只拿破里奥喵是你掉的吗?

【有生之年第一次写生贺……臣下练功发自真心。以及果然欢乐向不是臣下的专长啊摔!脑洞有病,仅用于卖萌。】
【祝科西嘉小婊砸生日快乐!!!再过三年你就250岁了是吧?不错,这年龄的数字看上去很吉利,非常的卷心菜……(逸君被一发榴弹炮炸飞x)】

让·拉纳准将此时此刻有一种被水淹没不知所措的感觉。

他正在和一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灰猫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尽管就严格意义而言是他单方面地在瞪它——那只灰猫面对着他舔了舔爪子,接着旁若无人地伸了个懒腰——不管怎么看,都是他被这只猫狠狠鄙视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越看这只猫越觉得它有点眼熟。
抛开那双灰蓝色的眼睛不谈,哪怕光看看这只猫身上不知为何散发着的一种“我天下第一我世界最屌你们这群辣鸡”的欠的要死的气质,拉纳就觉得这只猫怎么那么像……

——不不不这既不科学也不符合波拿巴的人物设定,他再怎么饥渴也不会去和猫产生爱的结晶的。

拉纳把内心呈现密密麻麻弹幕状的吐槽迅速抹去,讲真脑洞这玩意让他觉得自己后颈都有点发寒。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猫都不该出现在他这里。

纠结了一会儿之后,拉纳怀着上战场的心情抱起某只灰猫,打算去问问这是哪位大仙掉的猫。


“喂,这猫是你掉的吗?”拉纳黑着脸把这只趴在他的帽子上抓着他的帽子玩的灰猫塞给缪拉,天知道他顶着这只猫过来在路上都收到了何样的来自他人的注目:这只猫和他画风相差太大,看上去难免会让人有种一杯红酒配辣条的感觉。

“啥?你确定这猫不是你养的?”缪拉一脸震惊,把猫搁到一边的桌子上:“我从来都不养猫,尤其是这种单色的看上去土到爆的猫。……那啥,我倒是觉得,这猫和咱司令长得蛮像的……”

两个人同时把目光投向了某只灰猫,此时此刻它正转着圈抓自己的尾巴玩,肉嘟嘟的小爪子连拍了好几下都没能抓到自己的那条短尾巴,于是它就像一团灰色的小肉球一样在桌面上打着滚转圈。

“如果这是波拿巴,那我选择生吞卷心菜。”拉纳作出评价:“这只猫无论是智商还是身材都不像某人。就智商层面来看它更接近你。”

——拉纳不得不承认,他从波拿巴那里学来的嘲讽技能非常有效。

“实在不行你可以抱着猫在军营里转一圈,它的主人没可能认不出它来吧,而且你确定咱司令在未来不会变成一个大胖子……等等!”缪拉眨了眨眼睛,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你刚才是在骂我蠢吗?你这蠢驴骂谁呢!”那一瞬间似乎连他头上的鸡毛都抖了三抖。

“我靠你这骂人方式是和朱诺学的是吧?在未来变成大胖子你个鬼啊!还有你那出的什么馊主意!”拉纳觉得缪拉此刻在自己眼里的欠揍指数已经到达了最高,超越了波拿巴的地位。

于是两人不欢而散。


拉纳准将的心很塞。

不过这只灰猫倒还是在原地抓着自己的尾巴玩得不亦乐乎,丝毫没关心脸已经黑得堪比锅底的某人。

从头至尾他几乎没从那些军队的上级人物那里得到任何靠谱的信息,从“你确定这猫不是你养的”到“你可以加一根锚链把它锁起来关笼子里”再到“你这种蠢驴哪里来的这么可爱的猫”,最后还和说了最后那句话的朱诺大打一架……

妈的你们这帮人可不可以稍微正经点?

拉纳准将头疼不已且迟钝地发现别人老是把他的认真当成玩笑看,不光只有波拿巴是如此。

一斜眼看到灰猫正抓着一颗卷心菜玩,它的指甲不断抓着一颗卷心菜的表皮,就像司令大人情绪烦躁时把纸撕成两半后再揉成一团的声音一样。

——拉纳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里进了卷心菜了才莫名其妙地这么想见到波拿巴,话说回来,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就没见着那个欠揍的科西嘉人,果然一天不揍他还是感到浑身难受。

——拉纳似乎自动无视了自己对于揍波拿巴始终停留在想象界面,从未真正动过手这个事实。

“喂喂喂,这可不是毛线团啊我告诉你。”就像司令平时拽着他的耳朵用力拧一样,他怀着一点报复的小小想法也拽住了灰猫的耳朵用力扯了扯——好吧其实他也没怎么使劲。猫吃痛,喵喵叫着用灰蓝色的眼睛瞪着他。

这倒让他想起了某个科西嘉人,他在无奈时也会用那双灰蓝色的眼睛瞪着他,再附加上一句“让,你这个人脑子里一定塞满了卷心菜”。

——不过这样真的不是在虐猫吗?

怀着一点小小的负罪感,拉纳伸出手摸了摸灰猫柔软的毛发,猫的脖颈部位也长着柔软的毛,触碰时带来的触感柔软而又温暖。灰猫眯着灰蓝色的眼睛喵喵叫着,似乎是原谅了他刚才的行为。

拉纳准将扯了扯嘴角,这一瞬间他挺想笑。平时一贯是他被司令耍得团团转,如今终于轮到他扳回来一轮了。

——不对啊!你他妈这是接受这个设定了吗?!这他妈哪里是波拿巴啊,你智商滑落到和缪拉一个水准了吗?去你妹夫的你终于扳回来了一轮儿啊!这不就是只猫吗?这根本不是波拿巴你哪里来的“终于让波拿巴温顺一次了”的成就感啊!脑壳子坏掉了吗?

拉纳在内心吐槽自己——虽然就实际意义而言,他在智商方面实在没什么资格笑话缪拉。

这时,背后传来的一声“嘿,拉纳”打断了他没完没了的腹诽(拉纳发现今天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格外多,真是见鬼了,这他妈全得怨波拿巴)。

“……迪罗克?”拉纳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僵住了,被人发现在逗着猫玩就算了,还是被迪罗克发现,他只觉得自己仿佛整个人都矮成了总司令。

如果一定要说还有什么比这更坏的结果,那就是逗猫被波拿巴撞个正着吧。

“你见到司令了吗?”迪罗克没有翻他一个白眼更没有嘲讽拉纳的不正常举动,只是认真地询问他。

“……啥?”拉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他不在办公室工作就八成在你这里。”迪罗克接着说道。

——咦奇怪为什么被人这么说了之后我有点高兴?

拉纳觉得自己的脑壳子算是彻底地坏掉了。

“哦,对,迪罗克。”拉纳把那只灰猫从卷心菜上扯下来递到他面前:“这猫是你的吗?”

“……我在三小时之前看到它在司令的一堆衣服里探头探脑地到处张望,司令却不见了。怎么到你这儿来了?它是你养的?”迪罗克挑眉。

卧槽?

拉纳顿时有了一种“新世界的大门正在向我打开而我将要开始新的冒险”的感觉……个屁啦!他感觉自己的人生观都快要崩塌了!这他妈既不科学也不魔法好吗?

“这猫你拿着吧,我还要再去找司令。”迪罗克疲倦地揉了揉眉心,留下拉纳抱着只猫和个傻逼一样站在原地扮演木头桩子。

拉纳看着猫。

猫也看着拉纳。

拉纳此刻真的很想找颗卷心菜拍死自己,他顿时感觉自己从人生观到世界观都被颠覆到一塌糊涂。

灰猫盘着尾巴以优雅的姿态坐在桌子上,灰蓝色的眼睛里似乎有一闪而过的狡黠光芒,像极了波拿巴。

“你当猫的时候可比你还是个人类的时候要可爱太多了。”拉纳嘟囔着。

这是句真心话,猫可不会对他呼来喝去地使唤他,也不会因为一点在他眼里莫名其妙的小事就生气不理他,更不会揪着他的耳朵说他是个笨蛋(就算是用亲昵的语气说笨蛋也不可以)。

拉纳伸出手想摸摸灰猫的脑袋,脚下却突然又多出了一只猫,没等他反应过来,另一只猫又爬到了他的肩上,用它肉肉的小爪子开始拍他的肩……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群小猫快把他给淹没了。

他转过身,波拿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他看到这个科西嘉人微笑着用科西嘉语说了句什么,他一半是没听清另一半是就算听清了也听不懂,他只是看到波拿巴用左手撑着下颌,双唇微微张开……

而那只灰猫此时此刻趴在波拿巴怀里,两双灰蓝色的眼睛看得他背后发毛。


据士兵们回忆,当晚,拉纳准将原本睡得好好的,突然就开始发神经猛地冲进司令官的卧室里,据说和上次原因一样,是司令给他讲鬼故事的结果。

“波拿巴。”拉纳神经兮兮地揪着某个科西嘉人的衣领,在对方开始挣扎后又用胳膊肘压住对方的肩迫使对方安静地躺下来,摸了摸波拿巴的头发又扯开他的衣领看了看对方的锁骨后,拉纳准将莫名其妙地长出了一口气:“太好了,你还是个人这一点太让我放心了。”

“……你是不是卷心菜吃多了所以连脑子里都长了卷心菜?”波拿巴黑着脸拉上衣领,一如既往地开口嘲讽。

“我还是觉得你是个人类的样子比较容易让人接受,虽然还是猫的样子比较温顺可爱。”拉纳完全没听到波拿巴的嘲讽,自顾自地言语着:“能看到你依然是个婊/子这点太让我欣慰了。”

“……你脑壳子是坏掉了吗?”

在黑夜里,拉纳看到波拿巴灰蓝色的眼睛闪闪发亮,似乎是出于错觉,方才他眼睛里掠过的一抹狡黠的光芒像极了那只灰猫。

【Fin】


【是个意义不明的结局呢(´∀`)初次尝试这种写作风格。】
【一些不认真的表白】
Napoleon Bonaparte,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1769.8.15~1821.5.5。

看着这一串字符至少得有两年了,却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这个人。

最初喜欢他的时候喜欢给自己造神,无限抬高自己心中喜爱的人,那时候我觉得他就是光芒就是所有人眼中的希望,无法接受对他的任何意义上的批评指责。

如果以前的我遇见现在的我,她八成会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吧,她恐怕很难接受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在别人称赞他时会适时地损他两句泼人冷水,甚至看到称赞他的言语就会浑身发麻觉得不自在的人。

不是想损害他在别人眼中的形象,而是想让别人知道真正的拿破仑·波拿巴是什么样的人。

他不是什么神话中的高大全,一个在资产阶级世界中施行君主制的人似乎并不需要被人载满那样多那样夸张的光环,他的短处他的错误他的性格缺陷摊开来都像刺眼的伤口一样明显,想要强行掩盖都掩盖不了,不可以也不值得被原谅。

就像是捉迷藏,一个千方百计地想掩盖,另一个则竭尽全力地想揭露。

有时候喜欢他喜欢到恨不得穿越回去给他一个大大的hug,有时候又恨他恨到恨不得穿越回去给他一记耳光。总是自顾自地碎碎念着胡思乱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可是再怎么假设自己也不是当事人,想来想去还是像自己和自己在玩对角戏。

可是思来想去感觉自己还是最喜欢他,就连他阴暗狡诈的一面也同等喜欢,虽然这种喜欢与一开始的喜欢完全就是两个含义不同的词语。

不管怎么样,在最后还是要不认真地祝福一下:名扬天下的一代枭雄,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皇帝陛下,247岁生日快乐!

【真·Fin】

评论(1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