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逸先生

拉拿一生推!(。>∀<。)
拉左拿右不逆,对此不适者请退散

负能量爆棚,稍微不爽就开diss,但是整体来讲还算真诚,如果你不喜欢我,就请取关或者拉黑吧

一直想问问武大,你那个只傲不娇隐吃货属性的老弟到底缺不缺对象?

【拉拿】一个一看就知道Lo有病的段子

【Lo主明显有病而且已经放弃治疗。请收好。】
【生动形象地演绎了什么叫智商情商双低真阔怕。】



拿破仑·波拿巴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拉纳推倒在了床上。

起初他尝试着挣扎想摆脱对方的控制——他是个职业军人但无奈眼前的这个乡下人更有力量,不过对方的下一步动作使他把即将脱口而出的指责又狠狠咽回了肚子里。

拉纳的手搁到了他的腿弯之间,难得温柔地用手背蹭起他的腿弯部位。这与他平日里的风格相比实在是大相径庭,惊异于自己的下属什么时候终于明白了一点法国男人的浪漫,波拿巴暂时停止了挣扎,把自己交给对方任凭对方摆弄:挑直了足尖令拉纳可以更方便地脱下他的军靴,再微微拱起腰部方便对方解开他的腰带,不过脸上还是竭力保持着“论气势我从来都不输给你,这一次只是觉得好玩想玩玩”的毫无意义的傲慢表情。

终于拉纳脱下了他的裤子,对方开始用手抚摸他的大腿根部。波拿巴轻喘了一声:拉纳的手多次蹭过他的关键部位,这使他可耻地有了些许反应,然而拉纳并不急于帮他解决问题,他又开始解他的上衣的扣子。

——很好。玩迂回战术是吗?波拿巴微微眯起眼睛,揣测着对方的下一步动作。拉纳比以往表现得都要有耐心得多,不像以前一样仅仅是刚扯开衣领的一部分,就急不可耐地开始在他的脖颈和锁骨部位留下印记。

拉纳仗着力气方面的优势把他摁住,他的手仍然摁在他的大腿部位,并且似乎并没有要往下移的打算——哦天啊,他在磨蹭些什么。拿破仑·波拿巴用脚跟刮蹭着床单,心里后悔自己怎么没一开始就冲着某人的头开一枪。

对方吻住了他的唇。两条互不相让的舌头厮缠在一起的感觉对他而言并不是十分美妙,他感觉拉纳的味道尝起来就像是树叶,或者是被阳光晒得暖烘烘的麦草堆,那么他自己是什么味道?波拿巴胡思乱想着拽住对方的衣领,把对方往自己的方向拽了拽。

拉纳的手终于落在了他的大腿根部开始爱抚——这一次包括了他已经掩饰不住焦虑的关键部位。

对方的掌心处的茧在他的肌肤表面摩挲,并时不时地爱抚他的关键部位,他咬住下唇,防止自己克制不住呻吟出声。

“喂……让。”他不耐烦地催促道,并略微抬起臀部方便对方的下一步动作。然而他的下属却始终保持着一种超常的耐心——妈的,他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

“把你的腿绷直好吗?”拉纳舔着他的唇瓣刚才被啃咬出的丝丝血迹,接着又凑在他的耳边说道。

“你没资格命令你的司令。”波拿巴腆了腆脸,摆出一副上司的姿态。

然后拉纳用力地拧了一下他的大腿内侧。

好吧,不就是绷直腿吗?他照做就是。

他觉得下一步应该就是一些令人激动的东西了,他突然就很好奇拉纳到底能想出什么新的玩法。

一个冰凉的东西贴在了他的大腿上。他皱了一下眉:让·拉纳这个笨蛋在搞什么鬼?

“别弯腿。”拉纳用前不久塞在床下的一把米尺测量着他的腿的长度,表情认真且严肃。

“……让。”

“我和奥热罗都打了赌的,他赌你的腿的长度绝对没过90厘米,我赌超过了……你把腿再绷直点,我先找找哪儿是90厘米的线。”

“……”

“波拿巴你冷静点!我下一次一定会记得先把90厘米的刻度线标好再去量!你先放我进门行吗?”

“妈的问题是出在刻度线上吗?老子限你今晚之前想清楚老子生气的原因,不然这个星期你/他/妈别想再碰老子一根手指头!”

此刻拉纳准将心很塞。

【臣下都知道你们想要回复什么了hhh。(一脸滑稽打响指)喂喂喂诸位亲,我们要做纯洁的宝宝,不要整天想着开车好吗?(’∇’)シ┳━┳】
【为什么是厘米不是法尺?臣下数学差劲实在懒得换算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x(明明就是在偷懒x)】
【其实臣下也是想开车就能开车的!不过臣下写得不好还是别出来丢人了吧hhh(*/ω\*)】



【Fin】



评论(2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