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逸先生

拉拿一生推!(。>∀<。)
拉左拿右不逆,对此不适者请退散

负能量爆棚,稍微不爽就开diss,但是整体来讲还算真诚,如果你不喜欢我,就请取关或者拉黑吧

一直想问问武大,你那个只傲不娇隐吃货属性的老弟到底缺不缺对象?

#水浒# #个人感慨#
 
 
臣下可以负责任且理直气壮地说,臣下在几乎所有自己可以回复的回复区里或明或暗地黑过鲍教授的百家讲坛水浒系列——并非否认教授的全部观点,而是因为教授的讲坛确实培养了很多为黑而黑的杠精,出于协助拨乱反正的态度才决定当个啰里啰嗦的暴躁家伙,和某些不看书只听讲座的人杠到底。
但是臣下也必须承认,在臣下认真重读水浒之前,臣下也曾经把教授讲的全部内容当成金科玉律当成对水浒传这本书的最权威最终解读。臣下不否认自己对武松的态度其实是粉转黑(听完讲座后)然后再转亲妈粉,更不否认自己对水浒的态度是看山不是山以后又重新发现书中人物的伟大之处。
 
 
 
水浒传这本书,首先,就像高中历史必修三课本所说的一样,是一部【武侠小说和英雄传奇】,是太史公笔下“侠以武犯禁”的典型。
比起金庸或者古龙笔下那群从不为吃穿犯愁的侠客,那些江湖上的好汉就是泥里滚着在世界上挣扎着,不惜借着世界的肮脏黑暗面往上爬的草根。水浒传的世界里,不像施恩父子那样谋私也得学蒋门神那样强取豪夺,不想当张青孙二娘夫妇就得去当王英周通一类人,固然不值得提倡但也不必让一批伪装道德圣人的人揪着小辫子不放。
我承认宋江杀黄文炳的方法很残忍,但请某些道德圣人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如果喝醉之后(甚至清醒时也同样)喜欢骂骂当局者的你也被安上同样罪名,如果被安上这个罪名的只是个混得不如意满腹冤屈的毫无抵抗能力的普通老百姓,你是不是还可以心安理得地称赞黄文炳明察秋毫不放过一个逆贼?
我也承认武松血溅鸳鸯楼太血腥很残忍,但是请问,如果你在被流放的路上得知对方不光害你被发配还想要杀人灭口,联合全家演戏欺骗你,你是不是还能以高姿态说出以德报怨或者原谅他人过错的字眼?
当你作为一个渺小的个人,被一个可怕的巨大“机器”摆到砧板上时,你又会怎么觉得?
……
更何况如果一百单八将只是烧杀抢掠屠戮平民【像宋江赚秦明入伙的做法,小衙内之死,李逵劫法场时不分对象地屠杀这一些事也不会有人洗白吧?如果这都洗白,那就属于没有人性了。此处只是指出:梁山上这群人不是只干坏事也不是只干好事,片面肯定或者片面否定都属于脑子抽风的胡说八道】,这本书也传不到今天。
但是,
 
 
【四十一回】
宋江又道:“只恨黄文炳那贼一个,却与无为军百姓无干。他兄既然仁德,亦不可害他。休教天下人骂我等不仁。众弟兄去时,不可分毫侵害百姓。今去那里,我有一计。只望众人扶助,扶助。”
 
【五十八回】
天明,计点在城百姓被火烧之家,给散粮米救济。
 
【六十一回】
天明要行,只见店小二哥对卢俊义说道:“好教官人得知,离小人店不得二十里路,正打梁山泊边口子前过去。山上宋公明大王,虽然不害来往客人,官人须是悄悄过去,休的大惊小怪。”
 
【七十一回】
若是客商车辆人马,任从经过。若是上任官员,箱里搜出金银来时,全家不留。所得之物,解送山寨,纳库公用。其余些小,就便分了。折莫便是百十里、三二百里,若有钱粮广积,害民的大户,便引人去,公然搬取上山。谁敢阻当!但打听得有那欺压良善,暴富小人,积得些家私,不论远近,令人便去尽数收拾上山。
 
 
 
书中诸如此类的字眼比比皆是,为何有些人只愿意把黑点变成黑幕,却不愿意看到他们的善与好?
 
 
 
而当这一群人聚在一起,征辽征方腊破田虎,又是谁出了“攘外必先安内”、“以寇平寇”的“双赢”“高招”?
 
 
宋江听罢,便道:“军师差矣!若从大辽,此事切不可题。纵使宋朝负我,我忠心不负宋朝。久后纵无功赏,也得青史上留名。若背正顺逆,天不容恕!吾辈当尽忠报国,死而后已。”
 
 
我曾取笑过宋江算盘落空,可是看到这里时,我再也笑不出来了。
……即使宋江的忠的表现纯粹是为了自保为了封妻荫子,即使他在吴用向自己提出可联合辽国共抗宋时断然拒绝的表现纯粹是为了留个清名于世,但是宋江装了一辈子,也挺不容易的吧。
……可是朝廷有没有因此放过他们?
当然是没有。
 
 
最后一百零八将的一腔热血换来了一壶毒酒,一片赤诚之心化作当局者手中最锋利的刀之后又在卷刃之后被随意弃之,所谓悲剧不过若此。终于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有的人战死沙场,有的人因病去世,有的人远走江湖再不复归,有的人像榨干了的橘子一样被彻底丢弃。
可是那群聪明的、兵不血刃地扫除内乱的人还在声色犬马,沾沾自喜。至圣至明的徽宗和贤能的大臣们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最终靖康之耻,朝堂覆灭。他们手中曾掌有的那支笔,随意一挥便有数万人死无对路,家破人亡者甚至无法找到杀害自己的匕首。如今他们终于也被划到了别人的笔下,也被他人的匕首划破了咽喉。
这就是水浒了。我看到的是豪情,常人打碎旧秩序的倚仗,个人悲剧到社会悲剧的伤痛。
 
 
 
再说点矫情的、很情绪化的东西:
记得以前有人问过水浒的最好结局是什么。
如果宋江不改变自己的志向,如果反招安的人还是只有那么少,如果靖康耻无法改变,我想最好的结局就是他们在做出招安的决定前北宋就已灭亡,他们在归顺南宋之后,和一个名叫岳飞的名将一起为复国而战斗,直到最后以战士的身份倒在棺材里。因为我还想看丈八蛇矛万夫难当,我还想看铁禅杖紧挨双戒刀,我还想看入云龙玄妙万化的法术,我还想看青面兽的宝刀没羽箭的石子赤发鬼的朴刀。
我希望他们都能死得更像战士更问心无愧,而不是像野草一样被一把火烧得七零八落。
 
 
 
最后我还是想再安利一下水浒:
读读这本书吧,认真地,多读几遍,用当年民间老百姓听评书时所怀的那颗心一样的单纯去感受剧本的变化发展。你也会被书中的社会人情所触动,感受到卑劣蛮横甚至无耻的同时,感受到豪情义勇智信乃至,伟大。
 
 
 
以上。
 
 
 
【另外,武松的绰号“行者”是民间初设的产物,并不能体现老施(在写武十回时几乎每一秒都会爆炸)的私心,预知具体请戳元杂剧“武行者”系列√(=^▽^=)(其实水浒众人的初设特别好玩,臣下能说李逵的初设其实是个颇有小聪明甚至有点狡黠的小市民,而武松初设其实性格更像李逵吗……)
而且臣下一直发自真心地觉得“行者”这个绰号虽然简单但超级好听,顺嘴好记且有内涵。ヾ(´∀`。ヾ)并且统一了臣下的两个童年男神的绰号,挺好的,嗯。(咳)(另一个是谁臣下就不说了……相信读西游的人没有不爱他的吧x)】
 
 
 

评论(2)

热度(5)